一分排列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一分排列3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2 10:23:12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自从2月8号李登辉喝奶呛到气管之后,他的身体状况就急转直下。到了2月底,网上甚至突然开始流传一份神秘的病情报告单,一时间台伪有关单位竟然不知道该如何进行辟谣处理—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88年1月13日当天下午快2点的时候,蒋经国突然无预警吐血,没过多久就离开了人世——当然“无预警”也就是那么一说,据说张宪义跑路美国时,顺带向美爹漏了台伪偷偷“种蘑菇”的事情,气得小蒋当场急火攻心;要说这是蒋经国死亡的直接导火索,倒是可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▲李登辉基金会秘书长王燕军,祖籍河北,是临死前李登辉身边唯一一个台伪军官出身的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▲如果不是因为台北荣总中正楼22楼李登辉的VVIP病房被封锁,这些记者敢把机位架到病床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很多上了年纪的台湾人,都不会忘了1988年1月13日当晚的画面——晚上是所有电视台的黄金播出时间,几乎所有家庭都围在电视机前看最火的琼瑶剧。正当剧中男女你侬我侬之时(一些电视台这时候在播广告)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概是“气数未尽”,2月底3月初这一关李登辉还是扛了过去,对于台北荣总医院而言这无疑是个好消息——有一说一,岩里太君那插满支架的心脏可是天下罕见的医学教材,能水出不知道多少个医学专家教授,甚至有很大可能会被切下来做成标本。本着“教好教满,用完为止”的原则,医院自然希望这样的病人能活久一点,“活教具”也就能用久一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得知李登辉这次真的阳寿将尽,又有一群在过去30多年和李登辉一样毫无诚信、左右横跳的政客,赶往台北荣总为李登辉“祈福”,一个个面色凝重,哭哭啼啼。在绿营无数政客眼里,李登辉是他们的同类,是前辈恩人,是造就时代的“伟人英雄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以经历过那一天的台湾媒体人、以及他们的学生都知道,蒋经国之死的报道过程算不上多么成功。所以本着“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”的原则,为了能在第一时间抢李登辉死掉的头条消息,不开玩笑的说,全岛有一帮媒体人已经为之排练了十多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▲这张其实连主治医生和院长的名字都完全正确的“假诊断书”,当时唬住了不少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总之,再过几天人一入土,这档子事儿就算告一段落了。虽然在这几天里狠狠地抢了一回大新闻,但对于很多正当年的记者来说,一个李登辉的死亡,还远不能算作他们新闻生涯的顶点乃至终结;谁都清楚,只有造就了李登辉的这个政权与时代的死亡,才能算作波澜壮阔的新时代里,真正直击人心的开篇乐章!